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少包三/庞策】知,未完归档

第一章


江南四月,风中已带了些许的暖意,并且夹杂着淡淡的山桃花香。阳光很刺眼,但是并不毒辣,想必它会把每个待在它怀抱里的人都捂暖了。

本来,这样的天气格外的适合出门踏青,但是……公孙策却不得不披着锦袍坐在床上。

“你醒了。”庞统推开门,将手上的药碗放下之后便立刻转身关上了门。然后他又端起碗,走到了床边看着公孙策说:“来,把药喝了就没那么难受了。”

公孙策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转头看一眼庞统。

一时间,房中一片寂静。

轻叹一口气,庞统将药碗放了下来,伸手将公孙策身上的被子拉高了一些,然后拉过他的双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公孙策动了动,却还是没有看向庞统,然而,也没有抽回手。

他的手很冷。庞统一边为这人的固执感到无奈,一边轻轻的揉搓着他冰凉的双手。

“公孙公子就打算一直这样不理睬本王吗?”庞统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个眉目清明,容貌俊朗的书生公子。伸手帮他捋了捋散乱的发丝,然后拿来一根丝带三两下的束了起来。

期间公孙策仍旧不看庞统,却是抽出手自己端起了药碗喝起了药。

庞统仔细的看着公孙策,只觉得这人是把苦药也喝出了百年佳酿的感觉。

“第一,你说过不在我面前称王的。第二,我有了好借口使唤你,又怎么可能不理你呢?第三……”公孙策停了下来,微眯着眼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不知道了,第三还没想出来。”

“第三,我昨晚所做的也并非完全是罪过……不是吗?”庞统笑意扩大的说道,说完倾身吻住了红了脸的爱人的薄唇。

“这药太苦了。”亲完,庞统皱起眉头说道,“我去给你拿些蜜饯。”正要起身,却被拉住。

公孙策平复气息,也勾起了嘴角:“想庞将军骁勇善战,杀敌于前,而中州王更是统帅三军,威名远扬……却是怕这苦药?”

“呵,只顾着担心公孙公子心情不佳,却忘了这张利嘴也是唤来了三十万辽军啊。”庞统挑挑眉,笑意更盛。

这样的才是公孙策,他永远不该一动不动,拒人于千里之外。

“都说了不是……”

庞统没有任他说完。

没什么好说的,过去的就过去了,他庞统不想去想也没时间去想。现在的他,就应付眼前这个任性,固执的爱人都还应付不过来,哪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三年了,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三年了。

三年间,他做了很多事,见了很多人,最后留在了这个人身边。

他从来没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了包拯的下落。他从来没告诉他,自己骗了展昭说公孙策已经离开庐州四处游历寻找包拯去了。他从来没有告诉他,小风筝早已死于旧疾,死前却是叫着公孙策的名字。

他带公孙策离开了老宅,来到了这间山中小屋,只是为了让他远离尘世。这个如仙般的翩翩公子,本就不该怀揣那么多的忧伤。清清静静,便很好了。

公孙策适时地推开了庞统,然后喘着气指着窗外说:“这还是大白天呢,你怎么就想着这种事情了。”

“呵呵,你看,天气这般的好,春天也是到了啊。我不这样……该哪样啊?”庞统脸不红心不跳的顺手揽过眼前之人单薄的身子。

“你……你……就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公孙策挣扎了一下,见庞统不放也就不再乱动了,只是放松了下来,顺势靠进了庞统的怀里。

两人只是这样的靠着,没有再说话了。

不一会儿,公孙策就有了睡意。

“困了就睡会儿吧,晚上我带你去河边转转。”庞统将人放平在床上,又给他拉好了被子。

“好啊……这次……不许反悔……”公孙策缓缓说了几句就沉入了睡眠

“好。”


清明已经过了,但是沿着河岸仍能看见许多人在烧香烧纸拜祭亡灵。 公孙策也想给包拯烧一炷香,但是当他问庞统的时候,庞统挑眉一笑,说:“我还当你坚信着包拯没死呢。”

“我自然是相信的。可是……这生与死的概率,一向是对半分的。他若是生,那最好,可他若是死了,那可欠不起他的香火啊。”公孙策说罢,赶在最后一家香烛店关门之前买来了一些香烛纸钱。

庞统没再说话,只是站在一边看着。只见公孙策忙完点香烧纸之后,自然的跪了下来。

虽然天气已经渐渐回暖,但是入夜之后还是有些凉的,更别提这河边的青石板了。庞统站不住了,便俯身想要把公孙策拉起来。可是这人却固执的要拜上几次。

无可奈何的,庞统竟也跪了下来。

公孙策一惊,然后微微一笑。

“你别笑,我这可不是为了包拯。”庞统解下披风叠了叠便塞在了公孙策的膝盖下面。

公孙策但笑不语,然而忽的气血微滞,不自主的咳了起来。但是他也不太理睬。庞统却不然,一见他咳嗽便皱起了眉,想要将他拉起来。

公孙策固执不起,但也是极快的整理好了仪容,拜了三次。礼罢,才顺着庞统的搀扶站了起来。

公孙策的身体原本就一直不好不坏的,三年前的种种变故更是让他落下了病根。一开始他也不在意,整日在学堂里操劳,让自己忙起来。但是渐渐的,他开始力不从心了。

后来展昭发现了他整日咳血便硬是拉着他去了包大娘那里,也正是在那里,他遇上了前来寻人的庞统。他寻的不是旁人,正是公孙策。

还记得当时庞统一改中州王那华贵雍容的打扮,只着了一身米白素衣,站在一旁不做声,默默地看着包大娘急急忙忙的给公孙策看病。

当时,公孙策对于庞统的到来感到非常的惊讶,但是在他还没来得及询问的时候,包大娘就拉过了他询问病情。见大娘如此紧张,自己也不好再分心,只好将疑问暂时搁置一边。但是待他再回头时,庞统已然不见了,同样不见的还有展昭。

之后再见到庞统,便是后话了。

“在想什么?”庞统伸手擦去了身边人脸上的一点余灰。

“没什么。只是……”公孙策拉下了庞统的手,“三年了。”

庞统将他拉进怀里:“凉了,回去吧。”

“回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0)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