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少包三/庞策】知,未完归档

第三章


庐州仍旧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包拯的离开而变换,也没有因为公孙策的归隐而变换。灰瓦白墙的房子,青石板铺成的大路,一切看起来都是这样的平凡,百姓也都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在这里。

公孙策曾经想过,自己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然后功成身退,携手心爱的女子,归隐于庐州的山水之间,成就一段佳话传说。

但是自从认识了包拯,他就知道自己这个理想不太可能实现了。但是认识小风筝,却让他再次燃起了希望。

但是希望的烛火是短暂的。它燃的太快,以至于公孙策已然忘记它是什么时候熄灭的了。

而最后……他退隐,却不是功成身退的洒脱,而是挚友死别的煎熬。与他携手的也不是一位女子,而是飞星将军、中州王爷——庞统。

想着想着,公孙策就有些疲倦的靠了下来:“……又将怎样呢?”

庞统抱着公孙策,放低了手臂,让他能更好的靠着自己,然后问道:“什么怎么样?”

“……没什么。”公孙策摇摇头撑了起来,撩开了马车的竹帘,“这还有多久啊?为什么走的时候我不觉得有这么远啊。”

庞统挑眉轻笑:“怕路太颠簸,扰了你休息,我特意让车夫减慢了速度。不过你放心,正午之前一定能到。”

公孙策也不再纠缠,只是点点头就坐好了。

“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你在想些什么?”庞统伸手揉了揉公孙策皱起的眉头。公孙策的那些心思他能猜出个大概来,但是他必须问出来,他想听到公孙策亲口告诉他自己心里所想的。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态度。

“没什么,就是些以前的事情。”公孙策咬咬嘴唇,“这次回镇上……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思索一番,庞统回应道:“要不,还是回去了?消息就让展昭说不好吗?”

“可是我……那可是包大娘啊,包拯的娘亲。我希望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我在身边。”公孙策犹豫着说道,心里总有种烦躁与不安。或许是因为他这个冬天以及这个初春都很少离开木屋吧,现在离开了所以不适应了?公孙策摇摇头,似乎想将这种不安甩出脑海。

“别担心,策,不会有事的。”

庞统将人圈进了怀里。

犹记得一年前,庞统本来是想来拉拢公孙策的,他不管什么忠与不忠,他只是想把公孙策当做一个挡箭牌。但是当他在包拯他娘亲的那个药庐里看见当时的公孙策之后,他有些犹豫了。

那时的公孙策依旧穿着十分衬他竹绿长衫,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比以往要虚弱很多,已经不再有以前那挺拔翩然的样子了。当时庞统觉得自己没看见公孙策,只看见了一个已近死亡的病人。可是很快,公孙策也认出了自己。他就那样用沧桑的双眼看着自己,那种带着惊讶与悲伤,满是哀戚的眼神让庞统每每想来都心疼无比。

只是那一眼,庞统就犹豫了。

那时,他只觉得,这种情感,不该是这个骄傲的人应该背负的。不然就真的太过于悲伤了。

而现在……看着怀中人闭着的眼睛,以及如小扇一般的睫毛,庞统真的觉得,幸好当时选择了留下来。



而似乎是天意弄人。

公孙策最没想到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却来了。

“草民公孙策……”他还没来得及跪下说完,赵祯就将他扶住了,微笑着说:“不必多礼,公孙策。”

庞统皱起了眉,轻轻的拉过公孙策的手,然后仔细的看着一身普通公子打扮的当今天子,待赵祯也看向他的时候他才挑眉开口说道:“皇上,您可真是稀世贵客啊,我们,真是有失远迎啊。不知,天子到庐州这个小镇,是所为何事啊?”

“庞统,你还是这个样子。看来,时间能改变的并没有那么多。”赵祯似是感叹的说道,“不过我这次出宫来庐州……应该和你们来这里的原因是一样的。”

“皇上……您,是……因为包拯?”公孙策细细的想了想才问道。

话一出口,就见赵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又回过神来。他又笑了,还是轻浅的笑容,不过这次多了几分苦涩。

是啊……那样的结果……想必,皇上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此时,公孙策也只能暗自叹气了。

“是啊,就是因为那个包黑炭。哈哈,没想到他走了,自己还是有知己的啊。”说着,赵祯便伸手想拍拍公孙策的肩,但是只碰到了一下就被庞统挡开,他眼神凌厉的对赵祯说:“皇上是真的安心的很啊,能放着整个江山不管不顾,这个皇帝当得也真是好啊。”

赵祯却仍是面不改色:“如若不是先丢下了黄河水患的治理一事,朕……我又怎么敢离开朝堂。哦,关于这件事……还望王爷转告庞太师,如果黄河水患非但没得到治理,反而加重了的话,那就是渎职了啊。而且若是被我查出来,太师并没有亲临主事的话,也是渎职啊。”

“难怪……呵……原来如此……真是没想到啊。有趣,真有趣。”庞统的感叹完全密不透风,虽然公孙策大概能猜出他的意思,但是这样的话语还是让他不禁有些头疼。

“公孙策……庞公子……你们都来了啊。真是的,在门口了却不叫我来开门。”包大娘打开了门,带着笑容看着公孙一行人。

这位母亲在这三年里苍老了许多。两鬓的白发已经无法遮掩,眼角嘴角的皱纹也是越来越深。看着这样的包大娘,公孙策总是满心愧疚。

“大娘……恩,说起来,怎么没看见展昭?”公孙策跟在包大娘身边朝着主院走去,庞统和皇上跟在他们的后面。

“他跟那个白公子出去了,说是正午就回来。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你们这些孩子啊,一年到头都不来看看我。真是白疼你们了……”包大娘浅浅的笑着似是嗔怪但更多的却是惆怅,“哦,对了,这位是?”

“我……在下姓赵名六,京城人士。此次前来……是来找公孙公子的。”

“哦,这样啊。那就还是一起来吃饭吧,午饭已经做好了。”包大娘领着几人走到正厅说到。

“谢谢了,包夫人。”

公孙策皱着眉看了看面色不善的庞统,暗自叹气,不知这一次,又会怎样收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