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少包三/庞策】知,未完归档

第八章

“皇上,你醒了?”

“白玉堂?”赵祯刚打开门就看见白衣青年站在自己门前,“你在这里干什么?”

青年转身不自然地看了眼赵祯,然后转身往楼下走去:“没什么。只是昨晚输了展猫……被叫来守夜而已。”

赵祯看着他,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笑了一声也就转身下楼。

“呵,小白,醒的这么早?昨夜发现什么异常没有啊?”展昭笑得不怀好意的走了过来。

白玉堂差点儿一个拳头打了过去,最后还是收回了手挂上了笑容说道:“哼,异常倒是没有,就是有些事情……”

“什么啊?”展昭凑近了一点问道。

“哈哈,你想知道我却偏偏不告诉你。”白玉堂大声的笑着,最终也是没告诉展昭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赵祯在他们身后看着,心中顿生苦闷,想要走另外一边,却在转身还没来的及反应时就对上了一双眼睛。

“啊!包拯?你在干什么,吓死我了。”赵祯退后几步,稳住,然后才继续问道,“你也起的这么早啊。额……你跟在我后面干什么?”

大包摇摇头:“不早了不早了,已经快到辰时了,你们睡得可真久啊。再晚一点儿就吃不到小蛮姐做的大包子了!”说着笑的很开心的从身后托出了一个装着几个包子的瓷碗。

“是吗……”赵祯看着包拯这样的举动笑的很苦涩。

“你干嘛笑的跟苦瓜一样啊!大包不喜欢苦瓜!苦瓜很苦的啊!不好吃。”大包看着赵祯的笑不断地摇头,然后也不等再说什么就自己走向了大堂里。

赵祯睁大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脸。苦瓜?会吗?



到了大堂才发现庞统和公孙策已经在桌边坐好吃着早餐了。赵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到了庞统身边坐下。

“皇上,你不去找包拯叙旧却老是往我们这边跑作什么?”庞统喝了一口热汤有些好笑的问道。

公孙策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没睡醒,也迷迷糊糊的跟着庞统说:“是啊……老是往我们这边来……作什么……”

赵祯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两人夫唱夫随,他真的不想说这是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包拯相处。以前的包拯很聪明,有些事情自己不说,他也能明白,但是现在……赵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包拯的一个个蠢到家了的问题。

“朕……我,自然是为了让王爷放心一点。”赵祯憋了个最不像样的借口。

果然,庞统笑了笑,正打算反驳,却被公孙策拦住了。

“哟……大家起的可真早。”夏桑从一旁走了过来,“真是抱歉了,招呼不周啊。最近都没啥客人,早上又冷,根本起不来。真是烦死了啊。”夏桑一过来就将手绢往赵祯面前甩了甩,一副娇嗔的样子。不过,现在的她做起来似乎有点儿好笑。

赵祯不太自然的假咳了一声,起来换了个方向,再坐了下来。

大包在不远处的那一桌上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夏桑姐。”

夏桑有些气急的转头看着包拯:“傻大包!不许笑!”她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才能跟春桃她们一样,能找户好人家嫁出去享享清福,而这次,这些人来了,这不是她绝佳的机会吗?那个庞统和公孙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没戏了。展昭,白玉堂……不太靠谱的样子。想到最后也就这个叫赵六的人更有戏了。夏桑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对。

庞统挑挑眉,不打算掺和进去,慢慢的跟公孙策吃着包子喝着热汤。公孙策倒是醒了醒神,坐直了,时不时的看过去,盯着包拯的举动。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庞统将掰开的包子递了过去,看着他问道。

公孙策摇摇头:“没什么。”说完收回了眼神,正打算喝口汤,却咳了起来。

庞统赶紧伸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皱着眉看他咳的面红耳赤,待他的咳声放缓,庞统才匆匆起身:“药应该煎好了,我去端来。”

“你还好吗?公孙大哥?来,喝点儿热水压压惊!”大包凑了过来,递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白水送了过来。见公孙策接下之后,他就顺势在他们这桌坐了下来,“真是的啊,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啊!要是不小心死翘翘了的话,就再也吃不到好吃的大包了哦。”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啊,你是在咒我吗,包拯。咳……”公孙策本来咳的眼泪都出来了,现在却被逗笑了。大包看着那带着泪水的笑容,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待他反应过来才匆匆的解释着:“没有啊,没有啊,大包没有在咒公孙大哥啊!公孙大哥你要好好的活着啊!活到九十九!不,不是九十九,活到一百二十岁!”

公孙策挑了挑眉,眼中透出一丝明了。

大包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庞统站在柱子后面听得清清楚楚的,他站了一会儿,才举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来,快喝药。”


当他们再次讨论到要带包拯回汴梁的时候,小蛮只是咬着唇没有再做争辩。

于是谈话很顺利,他们一致决定,明天就起程回汴梁,以免夜长梦多啊。刚做出了这个决定,众人就开始收拾东西了。那五人本来带来的东西就不多,所以都不用怎么收拾,倒是包拯和小蛮倒是忙的东跑西颠的。

展昭裹好衣物就跑到了房顶,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及布局。

街上行人很少,少的可怜。但是不远处却走来了一个马队,看他们挨家挨户的询问的样子,似乎是在找一个能在寒风中栖身的地方。

看起来好像很是平常。

但是……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想了想,他还是及时的跑进了风月楼找到了公孙策。

“商队?你确定?”公孙策皱着眉头看向展昭,“可是……不是说近日商路风沙太大,商队基本都在沿途就近休息了吗?为什么他们要千方百计的穿越风沙过来?”

“可能……急着做生意?”白玉堂想了想,说道。

“做生意,也不至于连命都不要吧。”公孙策仔细的思量着,“这一队……恐怕有诈。你们要提高警惕。顺便,去告诉所有人,千万不要先给他们开门。”

展昭和白玉堂互相看了看,然后点点头:“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9)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