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少包三/庞策】知,未完归档

第十章

一群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蒙面刺客将公孙策一行人团团围住。然而没有任何一方愿意先动手。于是场面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最终,远远传来的一声马啸,让刺客们慌了神,先行射出了飞镖。

庞统冷冷的一笑,拔剑而出,格挡住了飞镖然后飞身上前开始了厮杀。他的剑,快,且不留余地,招招致命。这是他多年来在战场上磨练出的剑法,要的就是以一挡百。

白玉堂也想冲上去,但是却被公孙策拉住了:“你别去!你留在这里保护皇上。小蛮,你去开门。”于是一行人开始向着门口退去。

显然这一举动被刺客们发现了,他们很快就放弃了与庞统相博,转而攻向了公孙策他们这边。这时,白玉堂拔剑而出,眼神中带着兴奋的冲向了那群黑衣人。

公孙策无奈的摇摇头,忽觉背后有凉风吹来,回头一看才发现小蛮已经打开了大门。

门外,展昭直直的立着,脚边却倒着两个黑衣刺客。看来刺客们并没有想到他们不会被迷晕,所以在门口安排的人手就少了很多。

“公孙大哥,我牵来了马,这里还是不宜久留,赶快走吧。”展昭匆匆的将马赶过来。一说完他就冲进了大堂协助白玉堂和庞统去了。

“那就赶快吧。大家都上马!”公孙策喊了一声,然后率先上了马。

小蛮也上了一匹马,正打算回身拉包拯上来的时候,一支箭破风而来,擦过了她的脸颊射向了包拯。

本来如果射中了包拯,这些黑衣人就完成任务了,可是,事情永远都没那么简单。当时箭射过来的时候,赵祯面向的恰恰就是弓箭手所在的方向,当屋檐那里突然有一个人影攒动的时候,赵祯立马喊了一声“包拯,小心。”然后一把拉开了傻站着的包拯。

就这样,那支本该插在包拯心口的箭,现在直直的插在了赵祯的右肩。

赵祯从未曾受到过这样的痛苦,那箭射中自己的时候他只觉得整个右肩右臂都没有知觉了。他想晕过去,晕过去应该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但是那尖锐的疼痛却让他意识无比清醒。

他听得很清楚,包拯在他耳边说:“你不要有事啊!你要撑住,回去请你吃大包啊!”他看的很清楚,公孙策把包拯拉上了马,然后庞统将自己扶起来也带上了马。终于,在疼痛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的时候,黑暗渐渐地吞噬了赵祯的意识。他无力的闭上了眼。

“赵祯?赵祯?你醒醒!”庞统伸手拍了拍倒在自己怀里那个人,但是不见反应。看着那支长箭,庞统皱着眉伸手轻巧的将箭尾折断。

白玉堂看着庞统带着皇上上马离去,于是也喊了一声“展昭”就策马奔去,然后没出三丈,就看见展昭从弓箭手那边的房顶跳下来,直接跳上了白玉堂的马。

“皇上怎么样了?”展昭一上马就神情紧张的问道。

白玉堂摇了摇头:“不知道,庞统应该会照顾好他的吧。”

“会吗?”展昭皱着眉看着远处的庞统。

“你受伤了?”白玉堂闻到了身后人身上浓烈的血腥味不禁皱眉的问道。

“没,别人的血。”展昭语气极为认真的说道。这样的语气让白玉堂不自觉的抖了抖。


“公孙,你还好吗?”包拯抢过公孙策手上的缰绳,然后将前面的人拉进了自己怀里。

“我不好,我快要冷死了……”公孙策也配合的将脸埋进包拯的围巾里,“咳咳,可是现在真正该担心的是皇上。”

包拯本来就黑的脸,听见这话竟是又黑了一层:“圣上……为什么……哎。这下,我这逆反的名头可是坐实了。”

公孙策摇了摇头:“你现在最好为皇上祈福,否则……”

“你放心,皇上是万岁,他还死不了。”包拯虽然说得很坚定,但是语气中还是带上了深深地不安。

公孙策拍了拍包拯的手臂:“我也这么觉得。”

不一会儿,庞统的马赶了上来。

“前面有一个再来镇,我们必须停下来。赵祯的伤口必须处理了……箭上有毒。”庞统说完就超过了他们朝那个再来镇奔去。

包拯没有再多想也就策马跟了上去,同时随口问了句:“你相信庞统吗?”

公孙策闭上了眼睛,想了许久,在包拯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回话了:“不相信。”

包拯看了看怀里窝着的人,然后生生的将为什么三个字憋了回去。



赵祯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死了。

皇帝驾崩,镇南王登基,庞太师总揽大权成了摄政王。致使皇帝死亡的罪魁祸首包拯,被判凌迟处死。柴丝言柴郡主为包庇罪,被判斩首示众。

这类的种种,在他的梦里反复的上演。他无力的看着包拯在痛苦中死去,无力的看着丝言不甘的眼神。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在他几乎以为这一切都是现实的时候,疼痛唤醒了他。

“皇上……你醒了?”公孙策满头是汗的看着赵祯。

“策,让我来,你下手太轻了,这样他反而更痛苦。”庞统将公孙策拉到了一边。然后在赵祯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庞统手上使劲,一下子将埋在血肉里的箭头拔了出来。

“啊——”赵祯痛得惨叫一声,然后再次昏了过去。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做梦。

“怎么样怎么样?”包拯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当他看见赵祯那惨白的脸时,心中猛的一跳,然后立马的问道,“圣上……还好吗?”

“你放心,他还死不了。”庞统将箭头放到了一个手帕上递给了公孙策,“你看看。”

公孙策看了看包拯,然后接过了那个箭头,认真的看着:“做工很精细。这个倒钩……看着不像是中原的设计。等等……你看……”公孙策用手帕擦干净了那个箭头,凑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不禁倒吸一口气。

“怎么了?”包拯靠过来也看了看那个箭头,然后也不禁倒吸一口气,“明理堂?”

“明理堂?西夏?”庞统转头看过来,然后伸手拿过了箭头,“怎么会?”

“多年来,在边关经常会发生一些命案,找不到案犯也就只能定为悬案了。在那些案件里有些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箭支。最开始没人注意,但是时间长了,一些谣言就产生了。其中最为合理的推断就是……就是说那些人是西夏明理堂的奸细杀的。”公孙策看着庞统的眼睛说道。

庞统皱着眉看着那支箭:“李元昊一向是恨不得我朝国内乱成一锅粥,他好趁机做一回渔翁。这次刺杀包拯,他没理由参与进来。如果要说他的目的是皇上,为何不一开始就把矛头指向皇上?”

公孙策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沉重:“不知道,传闻李元昊一向喜怒无常,他做的决定更是摇摆不定……这次……看来你的面子很大啊……”最后一句话他看向了包拯。

包拯叹口气转身走到了桌前,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知道包拯没有失忆的?”庞统一边将药粉递给公孙策一边问道。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是不容忽视的语气。

公孙策认真的帮赵祯上着药,趁着拿药的空隙才回答:“昨天。”

“我确实是失忆了的。”不远处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声,“只不过在……看到你们的时候就恢复记忆了。”

庞统看了看包拯,然后又转向了公孙策:“所以,会有刺客的消息和那解药都是包拯的手笔?”

“是啊。”公孙策将赵祯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直起身看着庞统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谢谢你,选择了相信我。”

庞统看着他,一时无语,在公孙策起身离开的时候才回了一句:“我一直都相信……”



注:历史方面的基本开始乱编了,如果看文的有考据党请慎重……_(:з)∠)_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0)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