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马青x梅远贵】今天你分了吗?[2]

爱情。

梅远贵不是不相信爱情,而是在他的眼里,爱情永远都是导致一个人生活在痛苦中的直接原因。

就像他父亲那样,爱得越深沉,痛得越真切。

他成为分手大师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而越是干下去,越发深信这一点——爱情就是世界上最甜美的毒药。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其实是在拯救那些昏睡在火山边缘的人。

这个女孩儿也一样。

她很漂亮,虽然不是梅远贵最喜欢看的那种类型,但是凭良心说,确实是很漂亮。

她叫柳阳,是一个爱做白日梦的小说家。

一周前为了给小说积累素材顺便圆一个自己的小梦想而来到了私人订制公司。在三天的服务结束之后,却声称自己是真的爱着那个“心灵麻醉师”马青。

爱啊——梅远贵远远的看着那个站在水池边的女人,然后给自己灌上了一杯可乐。

“事情就是这样的,那个就是她。每天被她跟着我连工作都没法儿做了。”马青捧着杯子喝了一口凉茶叹气道。

梅远贵挑挑眉然后转回头看向了马青:“我冒昧的问一句啊……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呢?试都不愿意试试?”

也不是梅远贵突然想通了什么,而是他真的很好奇。这男未婚女未嫁的,就世俗一点儿来说,谈个恋爱也不妨碍什么吧?这个马青干嘛这么决绝呢?

马青似乎预见了梅远贵会这么问,他微微一笑:“就是看不对眼,那也是没办法了吧。而且说实在的,她离我理想的另一半差距还有点大啊。”

“啊?你理想中的另一半?”梅远贵眨眨眼等待着后文。

“至少从性别这一栏就对不上。”马青第一次笑得露出了大白牙,但是看起来还是异常的职业化。

梅远贵差点被可乐呛死。可恶的是肇事者还故意睁大了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

“那你直接跟她说你是同性恋啊。真是的。”梅远贵擦擦嘴边的可乐语气埋怨的说道。他也没注意到自己在这句话里撒了个多大的娇。估计平日里是真的已经习惯这样的语气了。

马青淡定的伸手,向女孩儿那边招了招,喊了一声:“杨阳!你来一下。”

女孩儿转头看了看,然后很快跑了过来,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柳阳,真的,别再缠着我了,我是同性恋。我不喜欢女生,永远也不会喜欢。你能找到更好的更适合你的人的。”马青说得非常诚恳,语气无比认真。

柳阳微笑着:“你不用再拿这个来骗我,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那几天你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还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也没关系,我会努力感动你的。”

梅远贵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孩儿拿着空水杯去倒水。从头到屋女生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好像自己就是空气墙一样。

“你看,这不是我第一次说了……”马青再次带上了无辜的表情,“戏演的太好也是一种罪啊。早知道让老杨来了。”

梅远贵不太想说话。小女生坚定梦想的力量一直都是是无与伦比的……这让他想到了小庄,那个执著的相信着自己是毛里求斯国王的女孩儿。尽管毛里求斯根本就没有国王。

“好吧,这是份苦差事啊……”梅远贵活动了一下肩膀手臂,然后贱贱的笑了起来,“所有费用……都是你包……对吧?”

马青没有任何犹豫的回道:“对。”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梅远贵还是很相信自己的魅力的,不就是勾引少女吗,有什么难的。

但是事与愿违的是,每当他靠近柳阳的时候,这个女孩儿都是一副“对不起我是有家室的人”的表情。整整一周,他都没能成功约她出来吃过一次饭。

不,不可能。梅远贵绝对不相信这种事。怎么可能有人能抵抗我如此热烈的攻势。NO!我拒绝相信!

于是……当他送的礼物被女生从楼上扔下来的时候,他真的是目瞪口呆了。

怎么会这样?

第二周他修改了方案,转激情牌为温情牌。每天早中晚把做好的饭菜送上门,然后说一番温暖人心的话。

可是第二天,他就发现柳阳楼下停了一辆警车,于是他放弃了这种方法。




“我不干了。”这是梅远贵第一次这么说,也是最后一次了,“你就从了她吧,这没救了。”经历了大半个月的努力,梅远贵终于是选择了放弃。再这么做下去他都快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马青保持着一脸淡定,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我拒绝。”

其实他被缠了这么久,真的是已经快烦死了。每天每天都被跟着,像是背了个背后灵一样。无论他怎么来拒绝,这个女生都是按着她自己的想法来理解。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客户。

梅远贵撑着脸,喝着可乐,有气无力的帮马青出点子:“或许你可以去找个人结婚,她应该就不会纠缠了,或者是找个女朋友然在她面前秀秀恩爱。你想啊,在她心目里你就是完美的男神,看到你劈腿她一定就大失所望了balabalabala……”

后面的话马青没有听清,因为他看见了柳阳走了过来。

怎么办?劈腿?结婚?我又不喜欢女的,再叫我演,我还不如去死啊。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马青选择灭亡。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6)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