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马青x梅远贵]今天你分了吗?[6]

梅远贵的这场病来的很急,也很重。马青为了照顾他几乎没怎么停下来过,然后忙忙碌碌的一天就过去了。梅远贵本来是不想马青住在他家的,他不愿意跟马青走太近,然而到了七八点也没见马青有离开的打算,这时他就忍不住问了:“喂,你……你不是来北京有工作吗?你自己去忙自己的事吧,不用管我。我明天应该就好了。”

“这怎么行?好歹让我再照顾你一晚啊,你病的这么重,我不放心啊。至于我工作的话,没事儿,小白说了会替我盯着的。今晚我就在你这儿住下了,方便照顾你。”马青端着水杯带着药走到了床边。

梅远贵也不知道他到底该说些什么了,他虽然可以做一些很不要脸的事,但是这种欠了别人人情债的时候他是怎么也厚不起脸皮来赶人家走的。而且他在病中确实也没什么力气和脾气去跟马青讨论了。于是他就这样放马青在他家住下了。

而这一住就不得了了,马青在他家住了四天,最后梅远贵都活蹦乱跳了,马青还是找各种借口赖着不走。

“你病刚好,万一复发了怎么办?”

“我的酒店已经退了,不住你这儿我就只能睡大街了。你不会忍心让我去睡大街吧?”

“我发觉你这个小区挺有商机的,我想再考察考察。”

……

每天一个理由。

到最后梅远贵都不想理他了。爱咋咋地吧。但是不得不承认,每天一早醒来就能吃到热腾腾的早餐,每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还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这真的让梅远贵心里痒痒的。

第七天的晚上他开口了:“喂,你每天起那么早去买早餐,我还没谢谢你啊。”

马青远远的在厨房回答道:“不谢不谢。我习惯早起了,顺便还能去跟大妈大爷们打打太极,挺好的。”

“你一直不回去,这样真的好吗?你们公司那边不是缺人吗?”梅远贵眨眨眼看着厨房的门。

这一次马青没有回答。




马青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说出口的时机。

他不是懦弱,而是他实在是不想听到梅远贵的拒绝。这么多天他一直在观察。他能看出来梅远贵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入侵,但是却默许了他的大部分行为。

直到第七天。

当梅远贵再次问起他为什么还不回去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丝挫败。他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很好了,他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软磨硬泡的走进梅远贵的人生。但是,最后还是“疏远”。

他放下手中的饭菜,转身走出了厨房。

客厅里,梅远贵正蜷缩着身体窝在沙发上,顶灯橘色的光撒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很温暖。但是马青知道,他的心是被冰封起来的。如同童话里的冰雪王子。

“怎么了?”梅远贵抬起头看着他,刚洗过的头发一点儿造型也没有了,就那么蓬松散乱着。

马青挫败的叹口气,俯身下去抱住了梅远贵。

“我想问……”

“不能,不行,不要。”

“你好歹让我问出来吧!”马青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睁大眼睛假装无辜的人。

梅远贵低下了头:“不行。”

马青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放开梅远贵的时候,梅远贵有些僵硬的抓住了他说:“等等……晚饭是什么?”

马青愣了一秒,然后再次紧紧的抱住梅远贵。

“你要同意跟我交往,今天才有晚饭吃。”马青放肆的咧开嘴笑了起来。

梅远贵放松了僵硬的肢体,然后语气十分勉强的说:“那就先试试吧。我饿了。”




梅远贵也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抛弃原则的。他只是暂时不太想马青放手。他的要求很自私,然而马青却似乎高兴得不行。

可是第二天,梅远贵醒过来时发现桌上早饭有些发凉,而碟子底下压着一张字条:

   亲爱的梅梅

      小白那边儿出事儿了,我过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不要太想我哦。

末尾还附了一个笑脸。一点儿也没有马青表面上的那种矜持和稳重。

梅远贵看着早饭,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吃下去。想了想,这大概就是“痛苦”的开始吧。当你让一个人走进了你的心里,那么你就会走向痛苦。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导致你“痛苦”的根源。

倒掉早餐,梅远贵伸了个懒腰,然后收拾好行李,出发了。他将要前往上海,那里有一单生意在等着他。现在他闭着眼睛都能看见大把的工资正向他飘来。

刚踏出家门,他就顿住了。然后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回到了屋里,拿走了那张字条。

到底为什么拿上?

或许时间,会给他答案吧。



tbc

ps:好的,终于过渡到这里了,要开始着手分了。[手动doge脸]。不考虑评论一下吗,亲们。[手动doge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1)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