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万合/all白】死神,来了(上)



世界,变了。
天空被灰暗的阴霾笼罩着,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每一天,每一天,都有无数的生命消亡。
死神,来了。
一开始他们混迹于人们的生活中,缓慢的,收割着他们种下的果实。然后……他们走出了阴影,来到了人们面前,他们开始了一轮无法逆转的入侵。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了,越来越多的城市变成了死城。
就在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绝望之中时,一个笑话,给了人们希望。
死神笑了的话,就会灰飞烟灭。
知道这一点之后,怀揣着生的希望,一群不甘示弱的坚强人类,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死神抵抗组织。
这就是“W.A.D.O(world against death organization)”,又称“世界抵抗死神组织”,的由来。

1
“小白,你先走!你快走,快把这些资料带回去!快走啊——”柯达死死的抱住面前的这个死神,大声的提醒着身后的人。
“柯达!”白客咬着牙含着泪,看着柯达的背影,他不想独自逃跑,他跟柯达一起来刺探情况,只有他一个人回去算个什么事?他不希望这样,他不想这样!可是——这份资料,是他们千方百计才搜集到的,里面记录了所有死神对其已经免疫了的过时笑话。有了这本资料才能根据实际情况,去更新删减他们的笑话库。这样才能使更多的人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白客——你快走——走!”柯达最终还是拉开了身上藏着的手榴弹。
“不要!柯达……”看着他的动作,白客心如刀绞。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柯达是他在组织里结识的第一个朋友。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静静地坐在长桌的角落,看着每一个人大声谈论着自己的无敌笑话,突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他一回头,那张开朗的笑脸呈现在他面前。
“你好,我叫柯达。你呢?你叫啥?”

火光燃了起来,轰隆的声响震耳欲聋。白客在远处看着,一时间只能感受到滚滚的热浪扑面而来。
泪水在这时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他已经不在了。
一双手伸了过来,把他拖离了火海。



2
看着玻璃门对面那个躺在病床上面无表情的人,子墨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他这样多久了?”他转头问了问W.A.D.O远东联合司令部副部长孔连顺。
“他从敌人东八区总部回来之后,就一直这样了。”孔连顺摇了摇头,“他原来是我们的主要战斗成员之一,可是现在……在东八区总部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名专业战斗成员了,我们现在面临战斗人员严重不足的情况。请你务必把他治好。”
子墨叹口气,点头:“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


但是很困难。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
“来,吃药吧。”子墨把药片送到了白客的嘴边。但是白客却仍然没有半点动静,“你……”子墨看着他,这样的情况几乎已经习惯了,一开始他还会生气,现在他不会了。放下药片,他开始调和输液包。
“你啊,又不吃药又不打针,伤好的慢就不说了,你还从来不说话。我呢以为你是哑巴,但是你说梦话的时候说得真真儿的。后来我以为你是聋了,可是每次放经典笑话的时候,听到万万没想到你就会微笑。你到底是怎么了?”子墨絮絮叨叨的说着。他习惯了,他知道白客听得到,只是不想回应,他放弃了回应。他在隔绝世界。
终于给白客输上了液,子墨帮他盖好被子关上了灯:“今晚没有笑话。你就好好睡觉吧。”
他刚想离开,被窝里却传来一声轻语。
“柯……”
子墨惊讶的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在他以为刚才那是错觉的时候,又有一声。
“达……”
子墨睁大眼睛,打开灯跑到了白客床前:“你,你在说什么?你是想要什么吗?”
白客摇摇晃晃的伸出手,指了指地板:“他……他……”
子墨左右看了看地面上却什么也没看到:“你慢慢说,你想要什么?你看到什么了?”
白客摇晃着手再往下指了指:“柯……柯……达……”
子墨不解的看了看他,然后低下头四处查看,终于在床底发现了一个牌子。他努力的伸手把牌子拿出来,才发现那是一个工牌。
所有加入W.A.D.O组织的成员都会获得一块个人工牌。上面印刻着,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这是为了更好的确认成员身份,无论生死。但是这上面写的人是“柯达”,这个怎么会在白客这里?
“你是在找这个?”子墨拿着那个工牌问白客。
只见白客睁大了眼睛,伸手就想要拿那个工牌。子墨却把它捏在了手里,笑着说:“你要是不说话,我就不给你。事实上这个东西本来就该上交的,你自己私藏,是会受处分的。”
白客皱起眉头,慢慢的张了张嘴,却也只吐出了两个字:“给……我。”
子墨深吸一口气,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如果我没记错,柯达就是那个跟你一起去东八区总部探查最后炸死在那里的人吧?你们是好朋友?”
白客眉头紧锁,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瞬间,他的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
这么多天,子墨总算是知道了最终困扰着白客的心结是什么了。但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这个世道,死的人太多,活着的人很多都已经麻木了。也有人像白客这样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可最后也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在绝望中死去。希望在哪里?他们说笑话可以拯救人类。可是,在这种时候,哪里还有人能想出来新的笑话。笑料资源越来越少,死神的免疫度也越来越高,人类,还有多少时间?
子墨摇摇头,靠近白客,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还能战斗,我们还能拯救更多的人。”
谁都知道这是骗人的鬼话。可是,又有什么关系?痛苦中的人们需要的正是这些。他们在绝望中挣扎着,苟延残喘着,他们只需要一点点的助力。一点点,生的希望。
白客僵硬的伸出手,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子墨。他在低吟,在抽泣。最后,他放声哭了出来。
一切的悲伤和痛苦,都化作了泪水,染湿了子墨的白大褂。


白客在经过两个月的治疗之后,身体终于康复了。虽然他比以往更加沉默寡言了一些,但是至少他可以继续出战了。他用他的标志性下垂眼和极快的语速,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死神。他毁灭死神的速度,是无人能及的。他就像是一盏油灯,已经燃烧到了他最明亮的关头。
子墨作为随队医师,他一直在监督白客的用药。他需要给白客使用他配好的镇定剂和安眠药,看着对方一点点的好起来,他也不由得高兴起来。毕竟这终将是一场持久战。
“他说过他绝不会死在死神的黑镰刀之下,他会像一个正常的人类那样死去。所以他才随身带了手榴弹。”白客摩挲着手上的工牌说道。
“柯达?”子墨把安眠药递到他手上,问道。
白客点点头:“是的。我想,我有一天,应该也会这样死去。”他接过了药安静的吃了下去。
子墨还是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想太多才睡不着。别想这么远,你就想想明天早上你想吃什么吧。这样,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白客摇着头,笑的有些无力:“我控制不了啊。”
“你可以的,只要你想,你就能做到。”子墨坐在他床边,摆出了最灿烂的笑脸。
看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白客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后来他觉得,幸好最后他看见的子墨,是笑着的。



子墨在那天之后就被紧急召回了子午区,说是那边出现了疫情,需要大量的医护人员投入研发治疗工作。
然后,他再也没回来。
再次得知他的消息是三个月后。国际简报中提到那起疫情,在他们列出的牺牲者名单里,子墨在黑白的照片中,笑的无比灿烂。



tbc


ps:冷的已经不会打字了。我觉得不把前边发出来,我就要冷坑了_(:з)∠)_

脑洞文。有机会丰满一下……呵,这是个fla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2)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