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达芬奇阿太

【坑王慎入】冷cp爱好者。

【万合/煜白】叫我官人 , (短完)

1

“本煜本煜,表情表情。那个‘叫我官人’的时候你不要笑得太开啊。”叫兽站在摄影师旁边状似认真的说道。
“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说完本煜转头看了看正在整理头上布条的白客,憋了一会儿还是笑了出来,“可是,你看这,我不笑也很困难啊。”
白客知道他在说自己,转过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很想笑啊,你别老是提这个事儿。幸好他们没把你脸抹红,不然今儿真演不下去了。”
“好好好,不说了,准备了准备来了。清场。”至尊玉喊了声,演员们就到位就绪了。
“action!”


2

烽火连城,硝烟弥漫。
城门久攻不下,将军持关刀站在营帐前皱眉远望。
“报——”传令士兵跑到将军跟前,“报将军,西路刘副将已经破防进城。东路徐副官还在努力破防中,但是损失惨重。”
抬眼看了看东面方向,思索一番,将军才慢慢开口:“叫子墨带一队人马去支援徐副官。”
“是!”士兵起身迅速离开了。
握紧手中常年陪伴自己征战沙场的兵刃,将军一脸肃然。
“众将士听令,所有人,跟我上,今天必须攻下城门顺利进城!”


1

“我觉得拔剑出,把箭拔出来,洗一洗……哈哈哈。”白客被自己的口误给逗笑了,伸手捂着脸笑得无法自拔。
“你笑什么……”本煜憋着笑这么问着。
叫兽走过去拿着剧本走到白客身边:“白客,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把表情跟上一句内心独白时候的表情对接一下。”
“哦哦,好好。等我再对着剧本念一次。”说完白客拿过叫兽手上的剧本再看了看默念了一下。
本煜看着化妆师在他的“伤口”上再抹了一点番茄酱:“我觉得这个味道应该很好。”
“你这么说,感觉怪恶心的哈哈。”白客抬起头看了一眼,又笑了出来。


2

傍晚时分,城门被攻破,大军一举入城。
“将军!将军!你没事吧。”徐副官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不管不顾的跑了过来。
将军一挥左手,示意自己还撑得下去。
“你们怎么保护将军的!还不快去找军医!”刘副将一脸气愤的大吼着。
“军,军医之前去支援徐副官的时候,不幸身亡了!”传令士兵声音颤抖的说着。
“那就去城里找医师!”子墨推开门走了进来,“将军,敌军已经败逃至南边坡地上去了。”
传令士兵慌乱之中还没行礼就匆匆的跑出去寻找医师了。
“城中百姓呢?死伤如何?安置好了吗?”将军深吸一口气语气凝重。
“百姓在交战之前就走的走跑的跑了,有一些没走的也都聚集在了城中心的塔楼里了,所以百姓并未有多少死伤。”
将军点点头,舒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将,将军!找来医师了!”传令士兵又匆匆的跑了进来。
刘副将一挥手:“快让他进来为将军医治!”

1

“要你何用!”本煜一挥手把道具关刀砍在了白客脖子上,一下手就知道不好了。
“哎呀哎呀,真疼!”白客脸都皱起来了,一手捂着被砍的地方站到了一旁。
本煜把关刀放下走过去一脸抱歉的看了看:“刚刚手上力度没拿好,你没事儿吧。”说完伸手把白客的衣领掀开来查看。一看,才发现被砍的地方已经有红红的印子了。
“你这都红了,我给你揉揉。”说完找场务拿了一瓶云南白药。
“哎,就是疼了那么一下不至于吧……”白客看这人还煞有介事的拿来了药就连忙摆手。
“你还别说,待会儿指不定要拍几遍,再磕几下看你痛不痛。你别动。”说完本煜拿着喷雾喷了一点在手上然后将手伸进衣领盖在白客脖子顺着红色印子轻轻的按揉了一会儿。
至尊玉跟叫兽讨论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拿着道具关刀比划了几下:“本煜,待会儿你就这个角度,顺着这儿砍,力道可以小一点,但是要利落一点。白客你就是稍微往后倾一点儿,然后本煜你前倾一点。这样应该会好一些。”
“好,试试吧。”白客点点头回答到。
“好,没问题。”


2

布衣医师坐在一旁认真的检查着将军的伤势。
“将军,肩上的箭头可以拔出来,但是恐怕会很痛。”医师垂眸看了一眼,转身就准备拿工具开始拔箭头了。
“那这手臂上的毒伤呢?”将军认真的看了看这位年轻的医师。
医师轻轻的抖了一下。就这一下将军算是明白了,一场攻城战刚结束就被拉来为攻城将领疗伤,紧张也是一定的了。
“哦,这……这个啊。虽然毒性不至于危及全身乃至心脏,但是已经深入骨骼,怕是要刮骨疗毒了。”医师说的有些匆忙,“额,将军伤的这么重还能意识清晰交谈自如,将军真是一代英豪啊。”
将军侧头看了看背对着他一边发抖一边在箱子里找工具的医师,不由得笑了:“问也不问就这样下了结论,会不会太草率了。”
医师立马转过身 来语速极快的说道:“那当然不会,那啥,我可是这个城里出了名的神医,我看的病就没有看错了的。你这必须刮骨疗毒,不然就等着断臂吧。”说完从箱子里找出了小刀和小锤子。
将军捋捋长髯:“那就来吧,还望医师救下我的这只胳膊。”

1

“哎,本煜本煜,你看着他啊,你看着白客。”叫兽喊了停走过来给本煜演示了一下,“他戳你手臂的时候你把头转过去看着他。之后也是啊。让你摇头的时候你还是正常摇头。”
本煜有些不太自然的点点头然后坐直了。
白客趁着休息的时候站了起来抖了抖腿:“写剧本看剧本的时候咋没觉着有这么麻烦呢,嘿。真是。”
本煜转头看着他,白客在演的时候把那种看似面无表情却又透着一点点崇拜的神情拿捏的特别准确。这搞得本煜都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神了,看一眼就觉得整个人都要飘飘然了。
“你别说,我也这样觉得。写的时候没觉得这么麻烦。”本煜赞同的点点头。
“好了,准备好了吗?来吧,再来。”


2

刮骨疗毒持续了将近六个时辰。将军在这过程中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就仿佛是在等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结束一般。后来时间长了甚至瞌睡起来。到最后他直接躺下去了,被这动作吓了一跳的医师差点儿就一刀插在了将军胸口上。
将军之前吩咐说除非有他的喊话,否则谁也不许打扰医师的疗伤,所以这六个时辰里副官副将都在门口等着。直到最后门开了,医师满头大汗端着一盆血水出来他们才知道将军已无大碍。
“医师,将军现在可否醒着?需要吃点儿什么吗?我这就叫人去准备。”子墨凑上前来从医师手上端走了那盆血水问道。
“再给我一盆热水。”医师长叹一口气低下头说,“将军现已休息了。不过待会儿还得叫他起来换药,所以还是准备一点儿吃的吧……待会儿让他吃点儿。额,尽量清淡一些。”
说罢他接过士兵递来的一盆热水又回房中去了。



1

本煜一边摆着造型一边任由白客在身边蹭来蹭去动来动去的。说实话他真的绷不住啊。特别是白客在自己怀里蹭的那几下,天知道他到底花了多大力气才能一直保持冷静。
“停停停,哎,本煜本煜,你的表情,注意你的表情,别用王大锤的眼神好吧,你就是个将军,你要淡然淡定的眼神。”叫兽挠了挠那颗光头,看着显示器说道。
“哦,好。我尽量。”本煜清了清嗓子然后深呼吸了几次。
“嘿嘿,你那表情真是一绝,我觉得以后可以多来几次。”白客坐在一边笑意的看着他,然后又倒下来,靠在本煜怀里蹭了蹭,“我觉得这个方向看你的表情更搞笑哈哈!”
本煜低头看了看他,一时间竟然脑子都空了,忘了现在还是在拍摄现场,他低下头靠近白客的脸小声的说:“哎,快来,叫我官人,我就等着这一句呢。”
白客明显一愣,旁边过来补妆的化妆师也一脸惊讶。
“额,你看这里面也没这台词是吧,你来叫我听听,说不定也可以放到剧里去,这个梗的话……”本煜遮遮掩掩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化妆师眨眨眼睛然后继续补妆,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白客不太自然的坐起身来,理了理衣服说:“额,我再看看词儿,我的剧本呢?”


2

看着熟睡中的将军,医师坐在床边等了一会儿,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始叫醒他。
“将军?将军?快醒醒。现在要换药了。”
将军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是医师在身边便扬眉一笑:“疗毒结束了?”
“是啊,毒素清理干净了,现在要换疗伤药了。”医师似乎也被将军那轻松的语气所感染,语气也稍微轻快了一些,“而且,将军也许久没吃东西了,待会儿会有人送吃的来,将军可以先填一下肚子。”
将军坐起身来,任由医师拿着药瓶往自己伤口处抹药,而听到这话之后便转头看向医师:“谢谢你了。你为我疗伤许久,不也是没吃东西?应该也是累了饿了吧,待会儿便一起吃吧。”
医师动作顿了一下:“不敢不敢,为将军疗伤是我的莫大荣幸。”
“哎,别推脱了,就这样定了。”将军摆摆手带着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
没过多久,恰好在医师上完药之后,有人敲门送了饭菜过来。
待饭菜在桌上摆好,将军便上座了顺道把医师也叫上了。因为是右手疗毒,将军只好用左手不太熟练的吃着饭。抬头见医师一直是垂着头十分拘谨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把饭菜向着医师面前推了推。可是将军吃完饭都仍不见医师动筷子,一时感到十分疑惑。
“医师?医……”将军伸手轻推了他一把,这人却慢慢的倒了下去。将军有些惊讶连忙扶住他。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确认这人还活着之后,将军才舒口气。
这人是因为集中精神为自己疗毒太累了所以坐着都睡着了吗?
将军看着怀中昏睡过去的人想了想,于是轻轻地将他抱到了自己榻上帮他盖上被子。


1

“完了完了!可以收工了。”叫兽喊了一声之后现场立刻火热了起来。该收拾道具的收拾着道具,该收拾机器的收拾着机器,一时间人来人往。
几个演员进更衣室换下了衣服之后,带妆的又去卸了妆。
“我期待这一集最后出来的效果哈哈,虽然都看过好多次剧本了……”白客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正在拆假胡子的本煜。
“我也很期待。”本煜转过头也看着白客,然后这时化妆师把他贴在下巴上的假长髯给撕了下来,“嘶,有点儿痛啊。”本煜痛得皱着眉头抬手摸了摸下巴。
白客凑近了一点:“官人,来让我看看。哦是有点儿红。这一条我来。”说着把贴在本煜上唇上的那一条假胡子也给撕了下来。
“喂,真的痛啊。”本煜不满的伸出另一只手摸着上唇上面。
白客动动眉毛做出了个无辜的表情。



2

十日之后,占据南方坡地的敌军也被打退的江南去了。在城中休整了十天的张氏大军也该乘胜追击将敌军一网打尽了。
将军任医师给自己换药,看着他将伤口处包了一层又一层。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包的太厚可能会因为不透气而导致伤口发炎溃烂?”将军看着低着头的医师这样说道。
医师拿着纱布的手停了下来:“额,好像是……对不起了将军。我这就拆一些下来。”说罢,医师拿起剪刀开始一层层的拆纱布。
“这几日真是谢谢你的疗伤啊,不然我恐怕也没命再坐在这里了。”将军捋捋长髯如此说道。
“将军哪儿的话,这是医者该做的。”
将军静默的看着医师的动作。过了一会儿,待医师终于包好纱布之后,他抬手环上了医师的肩,把他揽进怀里。
“我这军中的军医正好在上次攻城的时候牺牲了,现在军中无医,不知你想不想随我一起去征战天下。”将军侧头凑近医师的脸这样问道,说是问,实际上语气坚定,根本没给人选择的余地。
医师惊讶的抬起头,正对上了将军的眼神:“啊?这……那个军医死了啊?那……那我还想多活几天来着……”
将军看了看他,不禁笑了起来:“哈哈,我意已决,你没的选了。再说,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你就当我的贴身医师吧,有我在便定能护你周全。”
医师抿了抿嘴唇,也不再挣扎便点点头。



end

ps:这个梗好萌怎么办。想把将军和医师的故事写下去。但是文笔摆在这儿了(つД`)总之,明天除夕。先祝大家新春快乐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4)
©梵高达芬奇阿太 | Powered by LOFTER